留学生在美国做代购,结果被抓进监狱了…

我叫翔子,27岁,在美国读的大学。

2013年3月,也就是我大学毕业那年,为了挣学费,我开了一个淘宝店,帮别人代购耳机、手机、衣服还有护肤品什么的。我找我妈借了一大笔钱,作为网店的启动资金。

一般是买家把型号或者图片发给我,我再在亚马逊和eBay上找不同的卖家,然后让卖家把货物寄到位于特拉华州的转运公司,再由转运公司寄到国内。

那时候海淘刚刚兴起,生意还不错,许多客户会自己找上门,一个月能挣一万多。

这样干了一年多后,我被FBI盯上了

1

2015年年初,一个卖家让我跟他的一个雇员联系,被抓之后我才知道,这个雇员就是FBI的卧底。他说他叫Bill,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前几次交易都挺顺利的,5月份的时候,有一个订单过了很多天都没有收到,我一直发邮件催问他。结果Bill回复我说,货物早已寄到特拉华州,但因为它要发往中国,所以被海关缴了。

他还说邮件不太安全,让我打电话给他。几天后,我们用Skype第一次通话,大概说了三四分钟,他说因为我的不诚实导致货物被扣,以后要小心行事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都是他一手安排的,假装给我发货,然后派人去扣。

线已经放好,就等我上钩了。

在接下来的邮件里,他几次提到想和我一起把这个生意做大,但没见过我本人他又不太放心,于是他提出让我飞到美国和他见一面,正好他也可以把我要的货当面给我。

Bill每年都会去关岛度假,所以约我在这里见面,酒店他也替我选好了,离他那儿车程10多分钟。6月16日凌晨,我顺利抵达关岛,在酒店吃了一个甜甜圈后就睡了。12点起床后,我打车去他的酒店。事先他跟我说了他的外貌特征和穿着打扮,下了车,我就看见一个光头在酒店大堂等我。

跟他碰头后,他带我坐上电梯,到了房间他给我看我要的货,然后让我给他看了一下我的网店。接着他包好货物,让我和他一起去邮局。

他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,下车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5个便衣警察,把我们俩都逮捕了。他们把我先带走,到了警察局他们照例念了米兰达警告,然后问我要不要招供,我当时情绪很低落,欲哭无泪,一下就全招了。

后来我才知道我代购的其中几样商品虽然是合法的,但只有美国公民才能购买,而且不能寄出美国。我给卖家的都是美国地址,所以一直没被发现。后来我的律师告诉我,有个卖家发现有一笔国际关税,怀疑到了我头上,于是就把我给举报了。

 

2

这里必须插一个知识点:

jail=gaol:是介于警察局拘留所(police station lockup)与监狱(prison)之间的监禁机构,关押等待审判的未决犯和轻罪犯。

prison:监狱。美国的监狱分联邦和州两个系统,分别隶属于司法部和各州的司法行政机构。

刚到县监狱,我就觉得这个地方很烂,整个监狱的主色调是暗红色和暗绿色,这里的犯人大部分都来自本地,跟我们这些联邦来的“不是一个level”,他们一般关个几天就出去了。

县监狱的规矩很多,比如在大堂不能喧哗,但那个地方又是有回音的,加上有些警察是变态,所以经常发生冲突。我们动不动就被关禁闭,不能出来活动。

这里总共有6个大房间,每个大房间有30几个小牢房,还有个小院子,平时可以放放风、打打篮球,但大房间与大房间是不相通的,只有周日去教堂的时候才能看到其他大房间的犯人。大房间之间会有卫生比赛,赢了的这个礼拜可以在大银幕上看电影,还有爆米花吃,我就是在这儿看了《疯狂的麦克斯》。

美国的jail里那些没人保释的罪犯都会通过保释机构出来,然后通过小型法庭审问,最终想出来还是要自己请律师打官司,一般律师费都要几万,而且这期间还要一直关在狱中受苦。

其实我这种罪名是可以被保释出去的,但因为我不是美国公民,所以只能一直在监狱里等。我的律师老是说快了,但是一直拖一直拖,就拖到了2016年6月。

开庭前的10几天,律师来监狱和我讨论案子,她说我被遣返后就终身不能回美国了。虽然我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,但听到的时候还是感到很遗憾。

6月27号,律师来通知我开庭的事,顺便问问我要在法庭上讲什么,第二天警察就把我带走了。到了庭上,翻译在我左边,律师在我右边,负责我案子的警察坐在后面。公诉人是个20岁出头的年轻女生,她的语气咄咄逼人,说我明知这东西不能出口还要买,而且还买了很多个,严重伤害到了美国的国土安全。

我的律师为我辩护说,我年轻不懂事,未来还有大好前程,还说我很喜欢美国,绝对不会做伤害美国的事。然后换我说话,我说我知道错了,因为这个错误跟父母朋友分离那么久,也得到了教训。

法官是一位60多岁的女性,她说现在的年轻人好聪明,这样的事也想得出来,鉴于这件事的严重性,给我30个月,又因为我前一年在监狱里表现良好,给我减刑4个月。

我的律师很生气,隔天她来看我,跟我说30个月太久了,她之前跟公诉人谈的是当庭释放。我把结果通知我妈后,她一直在哭。

3

案子判完两周之后,我被转到了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莫香农谷惩教中心(Moshannon Valley Correctional Center,以下简称MVCC),这是一家专门关押5年刑期以下外国人的私营监狱。

领了囚服后,正式进入犯人活动的区域。一走出等待室,就感觉阳光灿烂、鸟语花香。和我前面待的那几个监狱不同,这里户外的空间很大,路上还种了花,给人一种学校的感觉。

MVCC分ABCD四个区域,每个区域又有6个狱仓(pod),一个狱仓住60多个人,床位挨着床位。我被分到了B1。

我到MVCC的第一天,就认识了所有中国人。刚落脚就有个隔壁狱仓的福建人来找我,跟我讲监狱里的规则,比如新人会先去厨房干三个月、房间里别人的凳子不可以乱坐之类的。他40多了,以前偷渡来美国打工,因为盗刷别人信用卡被判了7年。他性格比较古怪,其他中国人都不怎么和他说话。

B区有20多个中国人,是亚洲人里最多的,但总的来说还是墨西哥人势力最大。每新到一个中国人,大家都会围在一起做自我介绍。中国人在这里也会互相帮助,刚进来家里打的钱还没有到,大家都会给我一点东西,鞋子什么的。

上了一礼拜监狱规则课后,我就正式开始了厨房打工生涯。可能他们觉得亚洲人比较任劳任怨,分给中国人的一般都是洗盘子这个活,我也不例外。上午10点上班,我们要提前把午饭吃了,等所有人吃完、盘子也洗完了就可以下班,一个月工资18美元。我在这里每个月要花300美元,所以也就相当于我两天的生活费吧。

美国的监狱已经产业化了,这里什么都有卖,Nike和Adidas的衣服、鞋子,各种吃的、日用品……我就花89美元买了一个mp3,每下一首歌还要两美元。这里卖的牙刷都是长柄的,不像我以前待的监狱发的都是短柄牙刷,特别难用,因为他们怕你把柄磨尖了捅人。

我们还会从厨房顺走一些罐头盖,把它磨成刀片,在房间里切香肠、蔬菜,自己做饭。我和Victor在一起后经常一起做饭,他做墨西哥卷,我做炒饭。

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,大家会用一些东西当作货币,比如鱼相当于一美元,邮票就按面值来算。找人理个发,就给两三包鱼。很多犯人都在监狱里经营自己的事业,理发的、洗鞋的、甚至还有纹身的。

我下铺就是纹身的,他从理发器里卸下一个马达,然后又装一个针一样的东西,不知道怎么的就可以纹身了,看得我目瞪口呆。因为警察会管,他们都偷偷摸摸地干,我有次看到他收了别人两百块。

还有个墨西哥人,和我同时来的,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。

因为我马上要出狱了,我们会聊到一些将来的打算,他说墨西哥有点危险,他可以跟我来中国。他会的东西还挺多的,他会做鞋子、会改衣服,做的墨西哥菜也挺好吃的,就是语言天赋差了点。

出狱的前一天晚上,我们聊了很久,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,“You remember me(你记得我)”。他英语挺烂的,唯独这一句说得很流畅,重复了一遍又一遍。

走的当天,他可能没有睡,很早就醒了。临走的时候,他没有送我,他就站在那里,看着我。

在美国的监狱里待了这么长时间,我几乎每天都想离开这里,但我从来没有预料到,等到这一天真的来了,我竟然有点失落。这种感觉是非常复杂的:我既不想待在这里,也不想离开。虽然,我的人生可能会因此打上不光彩的烙印,但是回头想想:这也是一段人生的经历吧,我坦然接受。说完我的故事,也希望在美国读书的学子们,一定要弄清楚美国的法律,不要跟我一样稀里糊涂地就蹲了监狱。

 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